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 周杰伦快手直播开唱, 在线音乐会的活不好干

  • 发布日期:2022-11-24 12:26    点击次数:116

    作者|何畅

    11月19日晚8点,周杰伦线上“哥友会”在快手开启,这也是其继“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后,时隔三年再次现场开唱,并以直播形式与歌迷见面。

    快手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晚,周杰伦此次线上“哥友会”预约人数超2883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1129万,总点赞数超10亿。周杰伦的影响力一如既往,正如弹幕中所说的那样——“我的青春回来了。”

    有意思的是,在周杰伦出现在直播间的同时,鹿晗和腾格尔也分别于TMElive(腾讯音乐超现场)和抖音举办了各自的线上音乐会。有用户因此在社交平台感慨:“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周杰伦、鹿晗、腾格尔都在扎堆搞演唱会直播?”

    事实上,线上演唱会并非新鲜事。2020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多地线下演出停摆,进军线上演唱会成为不少在线音乐及视频平台在此背景下进行的探索与尝试,无论是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抖音还是快手,均属于其中的一员。不过,一时组局容易,想要始终做得出彩却很难,从这个角度来看,快手的在线音乐会之路还很长。

    周杰伦终于直播开唱

    毕竟,有别于今年5月的演唱会重映,这一回周杰伦是现场直播开唱,除了用户票选而出的《半岛铁盒》《晴天》《稻香》三首经典作品,还有《还在流浪》《错过的烟火》这两首新专辑中的曲目,所以她对此“充满期待”。

    和封亦欣抱有类似想法的歌迷不在少数,开播前5秒,直播间内翘首期盼的用户数量已超过270万。当周杰伦的身影出现在直播间,弹幕上一片尖叫,以迎接这位许久未举办演唱会的华语乐坛“顶流”。

    在经过与多年好友方文山的连麦环节后,歌曲演唱环节正式开始。作为从小学六年级就开始听周杰伦歌曲的“老粉”,封亦欣激动到在家里大声欢呼。“我家猫本来在客厅睡觉,被我的喊声吓得一激灵。”而无论是钢琴前自弹自唱,还是抱着吉他与和声互动,隔着屏幕演唱的周杰伦都让她回忆起学生时代看演唱会的那段时光,她甚至由于不知道快手上应该怎么点赞,特地充值送了礼物。“哭了,什么时候才能开演唱会啊,我还没有买过内场票。”

    当《晴天》的前奏响起,直播间在线人数已突破1110万。任静就是在此刻开始录屏的——她想制作一个为这首歌同步即兴伴奏的视频。但和早早为“哥友会”做好准备的封亦欣相比,任静直到直播开始前才在朋友的提醒下得知此事,不得不手忙脚乱临时下载App。“不知道怎么回事,下载速度还特别慢,还好在处理麦克风那里赶上了。”

    事实上,“哥友会”开始后不久即登上微博热搜,周杰伦的影响力一如既往。快手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晚,周杰伦此次线上“哥友会”预约人数超2883万,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1129万,总点赞数超10亿。

    然而,周杰伦并未稳居微博热搜第一,当晚,还有另外两场在线音乐会正在进行——一场是在TMElive上进行的鹿晗线上音乐会,另一场则是在抖音直播的腾格尔在线演唱会。两人在演唱曲目的数量上都超过了周杰伦,鹿晗与多位助演嘉宾以歌声讲述往事,腾格尔则以具有个人特色的演绎持续输出。从微博热搜的数据表现来看,“周杰伦哥友会”与“鹿晗演唱会”始终交替占据热搜第一,前者的热搜多与歌曲相关,后者则实现了从鹿晗本人、助演嘉宾到音乐会本身的多个热搜词覆盖。

    任静也有些疑惑,她的微信朋友圈较少见到“哥友会”的分享,这与今年5月周杰伦演唱会重映时大范围刷屏的盛况大相径庭。再加上只有5首歌曲的体量,这让她感到意犹未尽,“就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在线音乐会有门槛

    如果将当晚的三场在线音乐会进行对比,鹿晗的音乐会或许略胜一筹,从现场布景、舞美音效到镜头切换与嘉宾互动等环节,均保持在一场合格音乐会的水准。不过,有细心的用户在腾格尔演唱会的直播间画面中发现了直播备案号,而周杰伦与鹿晗的直播中并未显示。

    周杰伦“哥友会”结束后,部分歌迷在社交平台上对连麦环节提出了质疑。令其难以理解的是,自称是周杰伦二十年铁粉,为什么不知道《轨迹》收录于EP而不是专辑;面对偶像提出的“听前奏猜歌名”建议,却背起了另一张专辑中的歌词;以及在宝贵的连麦时间内,反而自弹自唱和变起“穿帮”魔术。“这种情况下不是该和他说‘再唱一首’吗?”

    在快手之前,抖音也曾因在线演唱会的舞美音效、环节设置等原因招致用户吐槽。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今年5月,孙燕姿在抖音直播间开唱,不仅话筒屡次故障,直播接近尾声时还突然掉线。彼时有粉丝不吐不快:“从技术支持到内容策划,还有主持人的专业度都有点拉胯。”

    而半年后,抖音有所进步,发挥相对稳定。事实上,快手前期也为周杰伦“哥友会”进行了大量筹备。比如用户预约成功后可获得以周杰伦歌曲命名的专属门票和座位分区,直播期间的老歌歌单由歌迷投票决定,站内还同步上线了包括互动游戏等在内的多个主题活动,希望能够借此增强用户的参与感。但显然,与周边衍生活动相比,最重要也最受用户关注的是“哥友会”本身。

    更何况,在线演唱会已不再是用户陌生的内容形态。受疫情影响,国内多地线下演出停摆,这恰是多家平台在此背景下进行的全新探索,2020年至今,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均推出了多场线上演唱会策划,既有经典演唱会修复重映,也不乏音乐人直播演出,爱奇艺等以视频为主要内容形态的平台也先后进场。

    由于直播涉及舞台、灯光、音响、人员调度等多个方面的组织安排,再加上版权等因素,一时组局容易,持续耕耘并坚持对效果和声量的追求却并不简单。快手方面向市界表示,明星大事件都是快手娱乐团队来主导,但是像周杰伦线上“哥友会”这种公司级大事件,公司各个部门都会通力协助。

    一般情况下,对于知名度较高的艺人,平台倾向于以免费模式吸引更多流量,借助品牌冠名、广告收回成本。以本次周杰伦“哥友会”为例,其独家赞助商为红旗H5,而一汽红旗此前就与快手有所合作,也是后者关于车企运营矩阵与长效营销的案例之一,“对于平台的商业化也是一个非常棒的促进”。此外,在快手方面看来,“当你做到极致和透彻时,对平台、用户的收益会比较直观地体现在增长、用户观看直播的心智和观看时长上,这其实是公司的平台收益”。

    在变现考量之外,平台需要加强的其实是对内容的把握与运营。就此,快手方面对市界透露,后续围绕周杰伦的个人IP综艺《周游记2》、以及周杰伦的音乐元空间,双方都将会展开更深度的合作,“后续我们与周杰伦还有多场直播合作”。对快手而言,在线音乐会这条路仍然很长,至少就周杰伦这张王牌而言,还应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和价值。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