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 索赔5亿余元 宁德时代为专利拼了

  • 发布日期:2022-05-28 11:17    点击次数:97

      索赔5亿余元 宁德时代为专利拼了

      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纠纷仍在继续。5月23日,有消息称,宁德时代向法院申请,将要求中创新航的赔偿金额提升至超5亿元。对此,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确切赔偿金额为5.18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专利的归属最终需法院裁定,但本次宁德时代将赔偿金额提升,可能为中创新航利用“专利”获取较大利益,宁德时代评估认为需继续追加赔偿,而两家企业争夺专利权的背后,也是对市场份额的博弈。

      纠纷升级

      去年7月,宁德时代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中创新航专利侵权案起诉书。随后,中创新航回应称:“公司始终坚持自主研发,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经过专业知识产权团队的全面风险排查,确信产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

      宁德时代方面则称,涉案专利涉及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涉嫌侵权的动力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车上。宁德时代要求中创新航停止制造和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并向其索赔1.85亿元。同时,中创新航还被要求支付300万元,用于承担宁德时代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费用。彼时,中创新航方面认为,该诉讼缺乏依据,正准备提出抗辩。

      相比去年的索赔金额,本次宁德时代向法院提出的索赔金额直接增长2.8倍达5.18亿元,多出3.33亿元,双方持续近一年的专利争夺纠纷再度升级。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中创新航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据了解,宁德时代起诉该公司侵权的电池相关专利共计五项,涉及正极极片和电池、防爆装置等。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的专利分为实用专利和发明专利两种。一位电池厂家技术人员表示,上述五项专利多为实用型专利,但涉及到材料配方内容,一般会申请发明专利。厂家生产产品前,如果发现已被申请且发布授权公告的专利,通常都会考虑规避。

      份额博弈

      虽然,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并未提及索赔金额翻倍的原因,但有消息称是由于涉诉产品价值金额巨大所致。中国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将索赔金额提升,可能是由于专利问题使宁德时代正承受巨大损失。

      近年来,中创新航正迅速成长。据了解,中创新航成立于2007年,产品涵盖三元和磷酸铁锂两大体系。2014年前,其主要以磷酸铁锂为主,配套新能源客车;2015年,受益新能源汽车爆发,中创新航营收10亿元,同比增长147.29%,净利润为4683万元,同比增长204%;2018年,中创新航在国内装机电量为0.71GWh,排名第九位;2020年在国内市场排名升至第四位,同时位列全球第七位。

      虽然中创新航的市场份额不及宁德时代,但在客户资源方面却已在追赶宁德时代。目前,中创新航已成为广汽、长安、吉利、东风等一线车企的重要电池供应商,区别于国轩高科深度绑定大众的形式,中创新航的“朋友圈”则遍地开花,并与宁德时代客户群高度重合。

      值得注意的是,中创新航还从宁德时代手中抢客户。此前,广汽乘用车一直都是宁德时代和中航锂电的共同客户。2019年,广汽乘用车使用宁德时代电池的装机量为1136.56GWh,中航锂电则为595.34GWh,但2020年宁德时代的装机量降至824.69GWh,中航锂则提升至2033.65GWh。据高工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中创新航已成为广汽埃安的动力电池主要供应商,全年配额高达61%。

      此外,有消息称,2019年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供给长安汽车的装机量分别为785.44GWh和592.43GWh,2020年中创新航的供应量为459.21GWh,宁德时代仅为109.3GWh。

      颜景辉认为,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攀升下,动力电池企业中创新航正不断扩张,但如果是利用宁德时代专利而获取到更多客户,这对于宁德时代而言中创新航在以侵权的方式竞争,造成宁德时代的损失持续扩大,这或许也是索赔金额提升的原因。

      事实上,专利纠纷的最终结果不仅对宁德时代非常重要,对中创新航而言也会涉及其后期发展。今年,中创新航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香港主板IPO上市,华泰国际为其独家保荐人。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创新航正值上市关键节点,如果涉及专利侵权,其产品将面临停售风险,或许也将成为其上市的“拦路虎”。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刘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