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 “艺”起战疫 | 刚搬新家就遇封控, 用道具设计的专长做最会分类的货物配送志愿者

  • 发布日期:2022-05-10 12:01    点击次数:111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道具设计刘一平

    主要设计作品:《推销员之死》《热干面之味》《山海经》《惊梦》《失恋三十三天》《第二性》《资本·论》《繁花尽落的青春》《国际歌》《亨利五世》《危情十日》《两个人的谋杀》《世界上所有的时间》《我要去拜迪》《将军行》《异乡人》《你是我的孤独》《李慧娘》《太太学堂》《女人一定要有钱吗?》《面包树上的女人》《混蛋攻略》《城人记》《1977》《鹿鼎记》《厄勒克特拉》

    两个月前,刘一平和新婚妻子办完婚礼,刚刚搬进永汇新苑的新家。过了几天,刘一平的好哥们也因为自家小区封闭管理,借住在了刘一平家。

    后来,全市进入封控管理。因为疫情聚在一起的“一家三口”在完成了新家简单布置和物资采买之后,在4月初一起报名做起了小区志愿者。

    妻子和兄弟都穿着大白防护服负责小区内核酸检测、防疫消杀等工作,而刘一平则主要负责小区快递外卖的分类和配送。

    因为一直做消杀工作,妻子一度被叫做“84宝宝”

    起初,小区里的快递都放在货架上,后来随着居民在各大APP上的抢菜订单不断,小区最多一天会接收两三千单,货架数量有限,大大小小的纸箱塑料袋只能都平铺在地上,如何高效快速地分拣是一个难题。

    刘一平用上了自己在库房分类、打磨道具的耐心和经验,将大量快递按照楼栋的单双号和地理方位进行分类,很快就理出了头绪。

    道具设计刘一平的工具百宝箱

    “我们平常做道具也免不了要分类归纳,我观察到小区的楼栋分布,单双号楼栋基本分位小区两侧,那在摆放货物的时候不妨就按照这个标准分为两列,再从小号到大号依次排开。”刘一平估算了一下,从门口开始20米左右的道路两侧常常都摆满了货物。

    疫情严重的时候,配送物资的志愿者还结成了电动车车队,负责把物资配送到每栋楼楼下。小区里的楼号有时并非规律排列,刚刚搬来一个多月的刘一平最初几天常常找不到目标楼栋,多走了不少冤枉路。不过,随着工作量的累积,大概三天后他就可以应对自如了。

    经常在小区里穿梭,刘一平发现了不少美丽的角落。他还注意到很多小野猫会聚集在一些一楼居民的小花园附近,因为总有邻居在那里准备好猫粮。志愿工作结束之后,刘一平时常会绕远过去看望它们。

    同样,做志愿者也加速了他与小区邻居们的熟识速度。“平常可能四五年也不一定能跟小区里的邻居们熟悉起来,现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已经熟到可以互相开玩笑的程度了。有时候谁家里做了葱油拌面、韭菜盒子什么的也会分享出来,我们就每家拿个饭盒去盛菜。”

    “小区里还有一位志愿者会趁着为大家配送物资的时候,开一个直播,让居民们在家也能实时欣赏到室外的风景。”

    封控期间,刘一平的道具设计工作全面暂停,除了做志愿者之外,他也有了更多时间把以前收藏的影视剧和舞台作品找出来,给自己充充电。

    “以前巡演季一忙起来,就要跟着剧组全国各地奔走,行李箱里冬天夏天的衣服都得带着。而且演出的时候也都是在侧台忙,很少有机会坐在台下完整地欣赏一台剧。”

    这一次居家期间,刘一平在B站等平台找出了很多经典话剧,真正做了一次观众。“最近我在看孟京辉的《活着》,是袁泉和黄渤主演的。”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与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合作的《亨利五世》第二轮演出后合影

    跟随《惊梦》剧组参加奥克兰的戏剧节

    为《山海经》制作的“精卫”

    “精卫”的舞台效果

    《山海经》中“九尾狐”的舞台效果

    做志愿者和做道具设计共通的一点,就是团队配合。通常道具设计会与剧组的导演、编剧、演员、舞美等等工种进行大量的沟通、试验,一次次打磨、推翻、重建,才能呈现出一个好看的舞台。做志愿者也是这样,这是一个团队合作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互相配合。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抱怨没有任何意义,我们都要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然后力所能及地互帮互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