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 全球央行观察|紧缩浪潮下又一鸽派央妈“投降” 澳大利亚央行逾十年来首次加息蓄势待发

  • 发布日期:2022-04-29 11:05    点击次数:17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 在全球浩浩荡荡的紧缩浪潮中,又一家鸽派央行最终还是亮出了鹰爪。

    当地时间4月5日,澳大利亚央行决定将基准利率维持在纪录低点不变,但在政策声明中删除了“保持耐心”的措辞,释放了鹰派信号,市场普遍预期澳大利亚央行6月就会进行逾十年来首次加息。

    对于澳大利亚央行“转鹰”的原因,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澳大利亚外贸形势改善和出口收入增多,将促进国内支柱产业发展,从而带动澳大利亚经济恢复,预计2022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将好于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随着澳大利亚经济形势改善,国内通胀逐渐抬头,澳大利亚央行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的必要性下降。另一方面,在美联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背景下,为了稳定国内资本流动形势,也客观上要求澳大利亚跟随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

    不再“保持耐心”

    在4月政策会议结束时,澳大利亚央行将基准利率维持在0.1%的纪录低位不变,但放弃了此前对政策“保持耐心”的承诺,为十多年来首次加息打开大门,这一重大意外还推动澳元升至九个月高点。

    澳大利亚第一季度通胀数据将于4月27日公布,分析师预计一季度核心通胀率同比增速至少将达到3.2%,这将是2010年初以来核心通胀率首次超过澳大利亚央行2%-3%的目标区间。

    对此澳大利亚央行坦言,通胀未来有可能进一步上升,同时失业率下降速度比预期更快,已经达到了4.0%。“未来数月,澳大利亚央行将获得通胀和劳动力成本演变方面的重要补充证据。委员会将评估这一证据和其他收到的资料,作为其制定政策的依据。”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oe Perry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澳大利亚央行在政策声明中删除了“保持耐心”的措辞,释放了鹰派信号。市场目前计入6月加息的概率接近80%,预计澳大利亚央行年内将加息总计170个基点。

    由于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全球供应紧张势将进一步加剧通胀,市场预计澳大利亚央行6月将加息至0.25%,到年底还将再加息至少六次至1.75%。

    GSFM投资策略师Stephen Miller表示,澳大利亚央行放弃了“保持耐心”这一口号,这意味着与其他发达经济体一样,澳大利亚通胀的规模和势头也将出人意料。

    在澳大利亚央行鹰派利率决议公布后,澳元一度升至0.7661美元,创下去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但美国货币政策更加鹰派的前景使澳元随后脱离10个月高位,美联储官员鹰派讲话拖累澳元下跌。

    美联储理事、准美联储副主席布雷纳德5日表示,预计美联储会有条不紊地加息并迅速缩减近九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这将使货币政策在今年稍晚转向“更加中性的立场”,未来将根据需要进一步收紧政策。而这一表态之所以震动市场,是因为此前美联储“准二把手”布雷纳德通常更偏鸽派。

    富国证券宏观策略师Erik Nelson表示,布雷纳德对两件事讲得非常清楚。第一,美联储希望相当激进地缩减资产负债表,速度远快于上一个周期。第二,美联储对加息50个基点持开放态度,可能在未来几次会议中的任何一次这么做。

    大宗商品出口大国占据优势

    对于澳大利亚这一大宗商品出口大国而言,乌克兰局势带来的影响和美欧等地区显然不同。尽管澳大利亚通胀也在上升,但并没有欧美幅度那么大。

    澳大利亚工业、科学、能源和资源部预计,由于乌克兰局势推高大宗商品价格,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一年里,澳大利亚大宗商品出口收入有望达到4250亿澳元,远远高于去年12月3790亿澳元的预测。

    王有鑫表示,澳大利亚是主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国,主要出口产品包括铁矿石、煤、石油、黄金、铝以及农产品等,出口比重占澳大利亚对外出口总额的60%以上。受乌克兰局势和避险情绪影响,年内上述产品价格均明显上涨,特别是煤、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以及铁矿石和铝等工业金属,价格涨幅较大。

    而出口产品价格上涨使得澳大利亚贸易顺差增加,资本流入增多,澳元汇率升值,因此缓解了国内通胀影响,使得澳大利亚通胀涨幅低于主要发达经济体。王有鑫分析称,一方面,澳大利亚本身是大宗商品出口国,国内大宗商品价格涨幅低于全球;另一方面,澳元汇率升值,使得进口产品价格降低,输入性通胀压力有限。

    整体而言,澳大利亚通胀率仍远低于美国等发达国家。澳央行也表示,澳大利亚通胀率仍然低于许多其他国家,未来几个月会评估CPI和工资数据来制定政策。同时未来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包括各种供应问题的解决速度、全球能源市场的发展以及总体劳动力成本的演变。

    市场影响方面,澳大利亚央行未来加息或将带来一些冲击,但预计总体影响有限。王有鑫分析称,澳大利亚目前经济复苏形势相对较好,国际收支持续改善,本轮加息更多是经济恢复下的主动选择,而非单纯为了对冲美联储加息压力,更具有经济基本面支撑因素。而且澳大利亚央行加息后将进一步提振澳元,使得跨境资本流入增多,因此预计对资本市场和楼市的影响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