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 尹锡悦指示外交部:积极展开对华外交工作,不要让中国误解了韩国

  • 发布日期:2022-08-01 11:50    点击次数:180

    据《亚洲经济》的报道,7月21日,围绕美国方面邀请韩国加入“芯片四方联盟”一事,韩国外交部对外进行了相关说明。韩国外交部长朴振公开表示,韩国总统尹锡悦同他就此事专门进行了会谈,要求韩国外交部积极斡旋,向中国方面“好好说明”相关情况,不要让邻国产生误会。尹锡悦的这一番说法引起了外界的高度关注,暗示了韩国方面现在艰难的战略处境。

    对于相关的细节,韩国外交部长朴振表示:总统是在当天听取了外交部工作汇报后做出了相关的指示。总统强调韩国在全球供应链重构过程中可能要采取哪些措施,但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要提前向中国方面沟通,避免邻国产生误会。如果韩国的措施引起了误会,那么外交部应发挥作用,展开外交活动消除相关的误会。至于具体是什么误会,朴振明确谈到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加入“印太经济框架”,另一个是加入“芯片四方联盟”,前者韩方用了“加入”词汇,而后者,韩方用了“是否加入”词汇,暗示了目前韩国的基本态度,即“印太经济框架”已成定局,而“四方联盟”问题还需要讨论。

    朴振还表示:尹锡悦强调韩国是负责任的国际社会一员,韩国必须在普世价值观和规则的基础上展开外交活动,引领国际社会走向团结与合作,因此经济外交是重中之重,只要有助于韩国经济的发展,不管在哪里,尹锡悦都会积极访问。尹锡悦认为半导体是韩国的重要产业,是供应链的核心产业,韩国需要深入仔细的研究,得出最符合韩国利益的选项。虽然尹锡悦这番说法似乎在暗示了韩国很重视和中国的关系,但朴振还加了一句话,称尹锡悦总统希望韩国外交部把推动韩美同盟关系作为主要工作,开展四强外交。这番话显然是在暗示韩国外长,韩国优先考虑的仍然是韩美关系。

    韩国外交部此时公开尹锡悦在半导体产业链相关问题上的态度和立场,其实暗藏深意。自从美国方面提出了构建所谓“芯片四方联盟”组织,试图以此在芯片领域加强合作,制约其他国家芯片产业发展,韩国和日本都陷入了两难境地。两国都是全球重要的半导体生产和制造国,并把半导体产业作为未来重点发展方向。正是因为这一点,美国方面要控制住两个国家的半导体产业,避免其“脱离轨道”,失去美国的控制。因此美国在去年要求要求全球所有手机芯片制造企业必须向美国提交其商业信息,这些信息包括:芯片库存量、相关订单量、具体生产型号以及合作方信息等。三星和台积电等全球主要芯片制造商虽然一再拖延,但面对美国方面“停止提供光刻机”和“中断关键技术支持”的威胁,最终还是让步了,在去年11月陆续提交信息,此举直接导致被美国盯上的他国电子企业,例如华为,几乎失去了手机芯片来源。

    因此韩国方面此次对外公开尹锡悦总统的意见,有两方面考虑,一是向韩国国内的半导体企业交个底,韩国有可能要加入美国主导的“四方联盟”,届时产生的经济损失要做好心理准备。二是韩国也是向美国方面表个态,即在半导体问题上,韩国不会轻易放弃,因为该产业很重要,不要把韩国逼得太紧。按照韩联社援引美方消息人士的说法,美国要求韩国在8月31日前必须给出答复,是否参与构建四方联盟的首次工作会议,等于给韩国下了“最后通牒”。

    对于韩国外交部此次公开的说法,韩国半导体企业界倍感压力。韩国产业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金良彭评论称:由于美国手中握着大量半导体领域的原创技术,导致美国可以对其他国家的半导体产业产生较大影响。如果韩国没有加入四方联盟,那么会面对很大压力,最糟糕的结果是无法再生产半导体芯片。这位专家的说法并非夸大其词,而是真真切切的担忧。因为美国控制着荷兰阿斯麦公司的股权,这家企业已经垄断了全球光刻机领域,没有光刻机,就无法生产芯片和其他重要的半导体制成品。此前美国就是利用光刻机卡脖子,迫使台积电放弃和华为合作。

    虽然金良彭等韩国业内专家认为韩国可能别无选择,但同时也表示,韩国在半导体产业领域和中国的合作十分密切,在韩国的半导体出口总额中,有60%的份额出口到了中国市场。两国仅仅在半导体方面的贸易总量就达到了760亿美金,比2012年增加了3倍。韩国半导体产业的龙头企业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在中国内地的西安、苏州、重庆、大连等地设立了半导体工厂,实际上现在韩国半导体企业根本离不开中国,除了中国,美国、东盟和日本虽然也有市场,但无法弥补失去中国市场造成的巨额损失。因此韩国各界对此十分纠结,等于放弃了最大的蛋糕。

    对于韩国来说,现在面临三个问题,会影响其最终的决定。第一点是韩美关系。正如尹锡悦所说的,韩国首要重视韩美同盟关系。韩国在四方同盟问题上的态度可能取决于美国在韩美关系上的态度有多强硬。第二点是半导体竞争。半导体是韩国的核心产业,如果失去了大市场,导致韩国企业竞争力下降,这对于韩国的未来究竟影响有多大,会不会影响几代人的经济利益。第三点是地缘博弈。美国要建立四方联盟,其实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半导体发展,是地缘竞争的结果。韩国是否应该参与其中,帮助了美国,是否对韩国真的就有利?这里面的得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现在美国要求尹锡悦领导的韩国在8月31日前“二选一”,迫使尹锡悦几乎难以一碗水端平,在大国之间找到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