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 俄乌战局--封锁危机

  • 发布日期:2022-08-01 10:48    点击次数:56

    俄乌局势尚未明朗,立陶宛再添新火。一份禁运令,揭开立陶宛俄罗斯两国的新仇旧怨。

    持续了近5个月的俄乌冲突,在波罗的海又掀起了波澜。加里宁格勒,与立陶宛和波兰接壤,但它却是俄罗斯的领土,而且是俄罗斯难以或缺的波罗的海的深水不冻港,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军事都很重要。1990年因为前苏联的解体,加里宁格勒不再与俄罗斯的本土相连,成为了飞地。就在上个月18日,立陶宛切断了加里宁格勒通往俄罗斯的陆上运输通道,理由是执行欧盟的禁运令。俄罗斯愤怒地称之为封锁,欧盟也被拖入其中,多方开始角力。欧盟最小国家之一的立陶宛,为何无惧向大国挑战?各方的利弊得失如何盘算?

    Part

    1

    2022年6月17日,立陶宛铁路部门通知加里宁格勒州,由于欧盟的制裁措施,将从6月18日起限制部分货物从俄罗斯经立陶宛向加里宁格勒州运输,立陶宛也因此成为近年来首次对俄罗斯进行实际封锁的国家。加里宁格勒作为一块飞地,所需民用物资绝大部分都是通过铁路,由俄罗斯本土经白俄罗斯和立陶宛送达,每月开行约100趟列车。立陶宛对这块飞地实施禁运令,几乎掐断其生命线。据俄罗斯外交部网站当日发表声明说,立陶宛在未事先通知俄罗斯的情况下,禁止俄罗斯向加里宁格勒州过境进行铁路运输货物,俄罗斯表示强烈抗议,并要求立刻取消限制。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 张弘:“早期的对俄罗斯制裁实际上主要针对于俄罗斯企业,针对于俄罗斯的金融体系,针对于俄罗斯的高官。从6月15号开始,对俄罗斯制裁的项目里,煤炭、钢铁、水泥,这些生产物资逐渐被列入了制裁清单。所以当立陶宛真正实施制裁措施的时候,俄罗斯就开始反应很激烈了。”尽管如此,立陶宛政府仍旧对加里宁格勒的封锁继续加码。6月21日,据俄新社援引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新闻部门负责人的话说,立陶宛已将加里宁格勒州的过境运输禁止范围,从铁路运输扩大到了公路运输。而在此事件之前,立陶宛已经遵守欧盟对俄罗斯的禁飞令,进行了空域封锁。目前俄罗斯向加里宁格勒州运送货物的渠道只剩下海运一条途径,而这也让俄罗斯通往加里宁格勒州的货运问题更加困难。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立陶宛一个小国,但在俄罗斯这么一个超级大国面前,而且是正在与乌克兰进行战争的一个国家,一定要阻拦从俄罗斯本土进入加里宁格勒飞地的交通运输。这一点肯定背后的因素非常复杂。”据塔斯社6月22日报道,加里宁格勒州工贸部门公布,被禁止经立陶宛过境,通过铁路从俄罗斯运往该州的禁运清单多达66页,主要包括煤炭、钢铁、金属、建筑材料和先进科技等。禁令估计涵盖加里宁格勒50%的进口商品。据报道,立陶宛和欧盟都坚持认为,这项制裁措施只影响了约50%的货物运输,并不等同于封锁。但俄罗斯认为此次制裁就是在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封锁。6月21日,俄罗斯向立陶宛发出警告,直言立陶宛的行为是对俄罗斯的挑衅,那么俄罗斯毫无疑问将回应这种敌对行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 帕特鲁舍夫:“俄罗斯肯定会对这种敌对行为作出反应,有关措施正以跨部门方式制定,很快将予以通过,这个后果将对立陶宛民众产生非常消极的影响。”对于俄罗斯将采取反制措施的警告,立陶宛总统瑙塞达6月22日称,立陶宛方面只是执行在欧盟层面实施的制裁,这与俄罗斯和立陶宛之间的双边关系无关,不相信俄罗斯将在军事上挑战立陶宛,因为他的国家是北约成员国。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他现在很硬,他说我不怕你俄罗斯,我相信你没有勇气对我这个北约成员国动武。因为你对我动武就会触发集体防御的第五条规定,就是对任何一个北约成员国进行攻击,等同于对30个北约成员国同时进行攻击,他一定要进行集体的防御。”

    Part

    2

    加里宁格勒地处波罗的海东岸,深入欧洲腹地,南邻波兰,东部和北部与立陶宛接壤,是扼守中西欧通向俄罗斯的海陆通道。尽管占地仅1.5万平方公里,但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自然资源,它的战略价值和经济意义十分重要。对于俄罗斯来说,加里宁格勒已成为一座军事重镇,被看作是一柄插入欧洲的利剑,也是一面盾牌,甚至被称为“俄罗斯的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如此重要的一块战略要地,又被北约重重包围,怎么就成了俄罗斯的一块飞地?加里宁格勒州原本是德国东普鲁士的一部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加里宁格勒州这片地区被划进了苏联版图。但随着苏联的解体,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三个加盟国纷纷独立,加里宁格勒与俄罗斯本土陆上的联系从此被切断,成了俄罗斯的一块飞地。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苏联在战胜了纳粹德国以后,其中一个战利品就是东普鲁士,东普鲁士就是加里宁格勒的前身。加里宁格勒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它是用俄罗斯老百姓和官兵鲜血、生命换来的战利品,是它取得战胜纳粹德国法西斯胜利的一个重要的标志。”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 张弘:“在苏联解体以后对加里宁格勒也是较为重视的,它把它打造成为俄罗斯在欧洲、在北欧、在波罗的海沿岸的一个军事堡垒。所以俄罗斯十分重视加里宁格勒。普京也说过,俄罗斯一寸土地都不会多余。”立陶宛地处波罗的海东岸,与北方的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并称为波罗的海三国。立陶宛是波罗的海三国中面积最大的,但也只有6.53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79万,为何却频频敢与大国硬碰硬呢?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钟厚涛:“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立陶宛面临一个最大的悲剧就在于在它的旁边有一块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在这么小的一个地方部署了5万大军,立陶宛自身的军队只有5000多人,所以双方形成了一个天壤之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亚研究室主任 丁晓星:“不安全感是立陶宛所有一切行为的根源,这种不安全感是俄罗斯和立陶宛之间,最深层次的问题。他们认为俄罗斯随时会让他们失去这个国家,失去主权独立。”不仅是外患,俄乌战事以来,立陶宛国内的经济表现就已经十分萎靡,国内面临着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立陶宛在3月份的时候,食品和饮料的价格就已经同比上涨了17.1%,交通出行的成本也是同比增长了22.1%。租金、电价和天然气等居民日常居住开支暴涨了37.5%。而在禁运令之后,立陶宛国内与俄罗斯有着贸易往来的能源、运输行业更是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钟厚涛:“立陶宛本身相对而言能源禀赋非常有限,农业产品没有太多特色,使得它这种经济社会发展原发动力不足,这个时候它只能依靠所谓的军事。它和俄罗斯接壤,和白俄罗斯这边还有一个俄罗斯的飞地。所以它认为它处于这样一种安全的困境,它想通过军事来凸显自己的存在。更重要的是想借此机会,去强化和美国的对接。”

    Part

    3

    无论地缘态势还是国内问题,立陶宛此次禁令实施是否明智暂且不论,但将两国的矛盾彻底激化却已成事实。俄罗斯、立陶宛两国的历史恩怨也难免被重提。立陶宛曾经是欧洲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这个国家的前身是立陶宛大公国。13世纪末,国土顶峰时期达到80万到93万平方公里。而随着莫斯科大公国的崛起,两国领土争夺战拉开序幕,这也是立陶宛与俄罗斯世仇的开端。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历史上立陶宛特别的强大,它有一段时间成立了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在东欧一带称王称霸,联军还一路打到了莫斯科,攻陷了莫斯科,对俄罗斯的生存构成了严重的威胁。”随着俄罗斯在东欧平原的崛起,为了获得通往波罗的海的出海口,沙俄开始向波罗的海沿岸军事扩张,并与该地区的瑞典、波兰、立陶宛王国发生多次战争,最终在1795年将立陶宛并入俄罗斯帝国版图。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 张弘:“沙皇俄国的崛起,不断地扩张,通过三次瓜分波兰,实际上就将原来属于立陶宛的很多领土变成沙皇俄国的一部分。”由于立陶宛人长期生活在波罗的海地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传统文化,也曾经历过国力昌盛的鼎盛时期。所以在被俄罗斯并入之后,立陶宛人心里存在较强的分离倾向。1917年俄国爆发二月革命,立陶宛趁着俄国发生革命,无力掌控边境地区趁机独立。1918年被俄国掌控100多年的立陶宛获得了独立。然而,这次独立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苏联于1940年出兵占领了立陶宛。就这样,独立了没多久的立陶宛国家又消失了。二战后,立陶宛就成了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而在整个20世纪,立陶宛都在独立和亡国之间挣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过去300多年来,立陶宛一直受制于沙皇俄国、苏联等等,一会儿被德国占领,一会被波兰占领,一会儿被奥地利占领,然后一会儿又被俄罗斯占领。但是俄罗斯占领立陶宛时间是最长的,而且对立陶宛的影响是最大的。”1989年波罗的海三国爆发“人墙运动”,200多万人高呼自由、脱离苏联等口号。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第一个公开宣布独立,尽管并没有得到苏联当局的承认。可是经此事件,已然对其他国家起到了带头示范作用,使得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之间,增长脱离而独立的意愿。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苏联时期,苏联一定要把立陶宛变成一个加盟共和国。那对立陶宛来说,从宗教上、从文化上、从民族背景、发展轨迹等等方面都是大不相同的,一定要拧在一起。尤其是在苏联时期,立陶宛心里是非常的愤愤不平,它一定要想方设法摆脱苏联的控制。”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钟厚涛:“它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一个所谓抵抗、对抗的这种心理,而且这种心理在整个立陶宛这种民族内部,其实是积怨已久。这也使得就是后来苏联解体、东欧剧变之后,立陶宛是整个加盟国当中第一个跳出来脱离苏联的。”1991年9月6日,苏联国务委员会承认立陶宛独立。独立后的立陶宛在2004年首先加入北约,后又加入欧盟,从此彻底与俄分道扬镳。

    Part

    4

    立陶宛历史上经历数次战争,俄乌冲突爆发后,作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立陶宛响应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的一系列措施,以执行欧盟制裁为由解释封锁行为。立陶宛与俄罗斯之间剑拔弩张的局势,也引发欧盟担忧。6月23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就此事进行回应。他表示原本无意对俄罗斯和加里宁格勒的交通进行阻断,他再次强调加里宁格勒这里没有发生任何封锁。至于立陶宛为什么要出台这项措施,欧盟方面称是为了防止俄罗斯以某种手段规避他们的制裁。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 张弘:“乌克兰的先例使得整个欧洲,处于一种非常紧张,非常恶劣的安全环境。但一旦战争爆发,对这些小国而言,他们就会成为角斗场。他们的国家领土,甚至一切的社会财富,都会在战争的车轮下被碾碎。所以从这个角度讲,立陶宛这样一种积极向北约靠拢的政策,是符合其安全利益的。也有其历史渊源和现实需求。”近期,俄罗斯在加里宁格勒部署“匕首”高超音速导弹、伊斯坎德尔导弹、S400反导系统等先进装备驻扎在当地。而俄军此前在加里宁格勒就部署有近5万人部队,这些部署给立陶宛带来了巨大压力。7月4日,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阿里汉诺夫接受采访时表示,若俄罗斯采取反制,那么立陶宛一半的经济将化为乌有。全球化智库副主任 高志凯:“俄罗斯在外交方面,经济方面,还有军事方面都采取了措施。外交方面俄罗斯已经在找立陶宛,在找欧盟等等谈要恢复地面交通的正常化。军事方面它已经开始在加里宁格勒军事演习,俄罗斯如果在紧靠着立陶宛东部边界和西部边界进行炮轰、射击演习等等的话,至少能够把立陶宛的老百姓弄得鸡犬不宁。”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 张弘:“2022年5月份的时候,立陶宛自己就宣布,完全终止与俄罗斯的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包括天然气、石油、电力、煤炭,所有这些全中断。因为国家规模小,船小好调头,一点点困难,可以通过市场替代加以克服。俄罗斯能够做的这些制裁措施也很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外交施压,来给予双方一个共同能够接受的方案。”7月13日欧盟已同俄罗斯达成协议,同意不再以违反制裁为由,阻碍俄罗斯货物经立陶宛运入加里宁格勒州。欧盟委员会公布新版指导方针称,只要运输量不超过过去三年的平均水平,并反映目的地对基本商品的实际需求,贸易制裁不应适用于俄罗斯与其飞地之间的交通运输,但受制裁的军用、军民两用货物以及技术产品,仍被全面禁止过境立陶宛。立陶宛方面当晚表示,将遵守欧盟方面的有关决定,但强调将加强对俄罗斯铁路运输货物的检查。7月22日,立陶宛宣布恢复了加里宁格勒的铁路运输,但欧盟的指导性文件仍然禁止俄罗斯运营商通过公路运输受制裁的货物。加里宁格勒政府表示他们将继续努力,争取彻底取消限制。了解了立陶宛的历史,我们似乎找到了这个命运多舛的小国,作为俄罗斯的邻居却始终冲在反俄第一线的原因。它出于谋求绝对安全而寻求阵营捆绑。立陶宛先是祭出禁运措施,其后又扩大了禁运清单,各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欧盟再出面灭火松绑。地缘争夺加剧,一个局部的政策、举动,就会在各大势力间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制片人:王瑞雪编   导:时琳琳编   辑:王津捷今日视频推荐:  大家都在看  ·俄乌双方每天消耗多少武器装备?谁最可能先“耗不起”?丨深度解析·猴痘病毒也可经飞沫传播,港府:已有预案防猴痘暴发·卧室里的这样东西让你夜晚血压飙升,严重可引发心梗风险